「如果你認為這個世界讓人不滿意,讓人失望,那麼從今天開始,你要想一個辦法,將這個社會中不想要的東西通通去除,把這個世界重新改造一次。這就是你們這個學期的課外作業,一個可以改造這個世界的作業,不能只是空想,它必須能夠付諸實行,並且從你開始執行。」 -- Pay It Forward.
不懂為官之道~~這就已經道盡龐青雲將會走上失敗的路,因為他失言於投名狀。
每一個人都有其重要扮演的角色,龐的角色就是打天下。他是一個很會給大家願景的人,三年我們就可以如何?三個月我們就可怎麼樣?二天就可以如何?似乎他可以提供一個夢想在眼前讓大家追逐,這就是他的厲害之處。


二虎的確有情有義,但大家已經那投名狀他絕對不會出賣自以的兄弟,但他怎知龐只為了自己的理想與野心。所以苦勞就是這樣的人,做的要死、有情有義,結果下場都不是挺好。被賣了還幫人家數鈔票。
午陽呢?標準的皇帝人馬,只要龐一開口他絕對執行到底,但最後發現龐的夢想都是為了他自己。投名狀他似乎沒有相信過~~但「亂我兄弟者,必殺之;殺我兄弟者,必殺之」,最標準的命令奉行者。

這三個角色感覺就跟公司的角色一樣........為官之道!!難懂~~


投名狀」在古代就是忠誠之證,意思是加入一個組織前,以該組織認可的行為表示忠心,所謂「但凡好漢們入伙,須要納投名狀。」就今天而言就是提出申請,該形式典出「水滸傳」林沖投奔梁山的情節,後來很多小說也引用了這一說法。因此,左右劇中角色悲劇關鍵的「投名狀」可說是最佳的片名選擇。

一心想要叱吒風雲的清軍將領龐青雲(李連杰 飾),在一場戰役中全軍覆沒,在走投無路下他被一群打劫太平軍的山賊趙二虎(劉德華 飾)及姜午陽(金城武 飾)收留,趙二虎是一個肝膽相照的漢子,他生命中兩個最重要的人,就是視如己出的兄弟姜午陽和他的妻子蓮生(徐靜蕾 飾)。

結果這群山賊因為清軍的圍剿下傷亡慘重,而姜午陽在打劫太平軍糧車一役中,被龐青雲冒死相救,於是從此他以龐青雲馬首是瞻,並且力挺他帶領他們投靠清軍。趙二虎在顧全大局的情況下將大哥的位置拱手讓給龐青雲,於是三人納『投名狀』歃血為盟,死生相托,吉凶相救,福禍相依,患難相扶。

可是沒想到龐青雲發現趙二虎的妻子蓮生,竟然是他曾經在落魄流浪的路上遇見的神秘女子,兩人還有一夜露水姻緣,而這段感情卻為兄弟情誼種下禍因……

一心想要名留青史的龐青雲,利用趙二虎和姜午陽成立了山字營為清廷效力,但是他因為大權在握之後越來越野心勃勃,而趙二虎冒死拉攏了四千太平軍隊加入陣營,卻沒想到龐青雲竟陷二虎於不義,屠殺了整批降軍,甚至還設計離間個性耿直單純的午陽,並計畫殺害趙二虎。雖然他越來越接近自己夢寐以求的目標,但是卻沒有想到自己早已悖離了當初立下的『投名狀』。

最後就在龐青雲登上江蘇巡撫的就職大典上,功成名就的輝煌時刻,他竟然死在刺客的刀下……,到底是他樹敵太多還是........... 

pirate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f
  • 【投名狀】趙二虎五十步笑一百步

    趙二虎是一身匪氣,什麼都是搶,包括女人是搶回來,殺害押糧小兵, 搶掠民居,姦淫民女,私分軍餉等,.如果龐不念兄弟情,一早正法了他, 二虎容易衝動辦錯事,那個私發軍餉和分裂軍隊都是淩遲的死罪,他活下來都不知道是饒的他。 打劫財政部人民銀行金庫還想人保他?
      
      立投名狀時二虎毫不考慮最爽快地把無辜路人甲幹了(反映他狠快的性格);老三像電玩般把路人乙幹了(反映他無腦性格);老大稍為猶豫說著下次投胎找我報仇把路人丙幹了(反映他不信教條)舒城之戰老二把說降的將二話不說殺了, 俗話說:兩軍交戰,不殺來使!!! 只要是只軍隊,就應該守譴規則...太平軍派出探馬小將前去勸降,算是來使談判,什麼趙二虎卑鄙之級,根本不顧軍事譴規則,趁太平小將無備將其襲殺!!!這樣的軍隊,這樣的肆意踐踏自古的軍事譴則!!! 屠城三天,搶掠民居,姦淫民女,老二後來竟成為偽人道主義代言人,看得有點起雞皮疙瘩
      
      最初立頭名狀不是龐願,也不存在誰騙誰,二虎拿著大箱銀子回家時,龐又騙了誰? 不然二虎一早餓死或被打死在山區,以現代的道德觀去詮釋當時的人命如草芥年代的人,本身就是一種悲哀! 二虎利誘兄弟去打仗又算不算利用兄弟? 二虎擔家包證你一世山區泥上拾雀屎吃的生活
      
      還有頭名狀只是入黑社會的一個冷血儀式,本身就沒有道德觀,兄弟三人納“投名狀”並非是我們看到的燒香祭天那麼簡單,而是殺人結拜:三人各殺一人,從此兄弟的命就是自己的命。說白了,就是他們為了互相取信,一起殺人犯罪,成為栓在一根繩子上的螞蚱。這種極端結義的匪邏輯似乎讓人很難理解,龐不信硬生生的教條頭名狀是對的

    在影片的宣傳和導演闡述中,“兄弟情”一直都是作為影片的主旨來表現的,從影片選取姜午陽作為畫外音的敍事者來看,創作者似乎把姜午陽所堅持的“納了 投名狀的兄弟結義不可違逆”作為正面價值觀來弘揚,然而且不論“投名狀”這種殺人結盟的方式本就違背人道,事實上全片最冷血的一幕是二虎毫不留情爽快地將一個苦求不要殺他的無辜陌生的百姓殺掉,苦求不要殺他的無辜陌生的百姓不是兵不是敵人不是詐降將,那不是戰場而是一個土匪的私人刑場!
  • 謝謝你提供另外一個觀點。^^

    piratechu 於 2008/01/09 21: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