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日劇看到一半就覺得普通了,因為太多的不合理存在。
現在應該很難有人願意跟公公婆婆住吧!! 如果願意的應該大多是有某些因素存在,但還是希望能夠各自生活,保有自己的生活空間。
如果還有人跟君子一樣無論如何都願意回到那個有很多習俗的家裡,而且也吃苦耐勞的隱忍接受那真是奇蹟阿!!



我反而覺得大媳婦的反應比較正常,只有重要的節日或者事情才回到婆婆家,反正不是真的喜歡回去又何必隱忍。可是當自己的老婆發生這樣的狀況的時候,就會出現那個鄰居說一樣的話,媳婦的不好就是因為婆婆沒有好好的教才會造成媳婦爬到頭上去。
唉....這樣的話我聽過太多次了,人家說老婆要"調教、教育"...我不懂,老婆他也是人阿!!有自己的思想,如果大家都不用心為對方想,怎麼透過調教、教育就可以讓他聽話。是這樣嗎?
不過全部看完我只有一個感覺就是當媳婦的,有時候不是要完全隱忍,適時說出自己的感覺更重要,不要認為婆婆都是在欺負你,也許人家更是當你自己人。
因為你想想當有些動作是你自己的媽媽對你做的時候你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婆婆不好當、媳婦也不容易,兩者能夠更融洽的生活,那你們共同愛的那一個才是幸福吧!!

官方網站

君子是個在結婚典禮上都會睡著的脫線女人。身為自由撰稿人的她嫁給山本磯次郎後開始了新婚生活。磯次郎希望君子為即將在老家舉辦的婚宴做好準備,儘管非常不情願君子還是在採訪工作後隨磯次郎坐上了回老家的列車。
抱著深入敵營的想法君子發現問題遠比她想像的複雜。剛下列車磯次郎就換上了正裝走進老家庭院後更是變得一本正經起來,這讓君子對初次的婆家之行緊張不已。磯次郎的家庭是個非常正統的大家族,家裡還有已經出嫁的姐姐守山由美、在東京做外科醫生的哥哥榮太郎以及在醫科大學上學的妹妹奈緒。
按照當地的習俗在婆婆的帶領下君子極不情願去向鄰居們依次請安。君子被婆婆志摩子誤認做是懂廚藝、會插花上得廳堂下的廚房的優秀家庭主婦,原來磯次郎在母親面前誇大其辭說了很多君子的好話,這讓君子相當為難。婚宴當天,君子一邊趕寫稿件一邊為婚宴做準備,除此之外還要料理丈夫磯次郎惹的麻煩。
無法忍受的君子穿著禮服逃出了山本家。磯次郎好容易說服了君子一起將婚宴辦完,可剛回到東京沒多久君子就接到了婆婆的電話……

piratec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